鏡子說

我是一個喜歡對著鏡子說話的逗比

回到顶部

我还想他。

我希望
我的男朋友身上会有一件东西
是令我着迷的

以前 我认为是亲情
现在 还认为是亲情
反正 不是爱情

以前 在家人面前好好先生
现在 还是伪装地很优秀

上次他生日 就让我震惊

以致于 到后来
我开始这样想他

要是我没出现
买新房子 应该是姐弟俩人一起供
到后来他要,就给点钱姐姐
现在我出现了
说好买房子一起供 但他却只写了自己的名字
当然 首期是别人的
这跟我供不供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只是 我能不能想成
你一直都是在借我的存在
拿下几十万 而你姐没有

是 什么 让我把你想成这样

现在 你的大计成功了吧
我就显得无所谓了

然后直接说睡觉 就睡了

我觉得我们的分歧真的越来越严重
我还觉得 你就像我妈说的那样
逃避 懦弱 不敢承担责任

这是从你说的...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公司今天停电
据说接驳市政电网

公司来了个说走就走的树木园
又是树木园
我说啊 下次 能不能换个地方

他们都说 腻了



这是 你生日的3月
关于你 我总有好多无奈无助

练习了一万遍的表白
只会一拖再拖

想起了 本来想好在我生日
然后呢 你生日都到了

有时候 真的绝望了
丝毫找不到半点头绪

然后
我 疯了

到了后来 我真的决定放弃的时候

我又犯贱地回来了

仿佛能量都是从喜欢你的他他他身上
转移到自己身上
然后施展 在你身上

不过 我 真的
想做个了断

不管结果如何
总得给自己一个答案

然后毅然不回头去欣赏他他他
或许 我能做到的


最后的礼物
第一张 也是最后一张
专辑

构思元素 完全是两个时期的产物
我不改
这就是 我想表达的东西

让你想起
那时候的我们
没有...

工作 一年 多了
喜欢一个人 一年 多了

其实我一直都记得
那份一开始的热情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忽然想起

马德利的葡挞
我好像囤了6个

抹茶味的好丽友
把你骗得呱呱叫然后扔一车都是的恶作剧

经纪人一个月一包的乐事薯片
不对,全世界就只有两包

乱七八糟的油画生日礼物

...

我想起你了
但我还是
捂不热你

甚至 我只想放弃

七千块的成本
是时候收起这颗心
去爱别人了吧

从那天起
从我生日那天起
我就决定了放弃

煎 熬

可笑的是

我打死都不会相信
我昨晚梦见了什么
我居然 觉得情节超级不喜欢 不开心
然后就不梦下去了 还真醒了
这叫不叫 痛醒
心 痛

我梦见 我们一起玩
一起吃饭 是好多人
然后 你跟一个女生 站了起来
一起 往外走

我就醒了

如果可以
我可不可以用一...

新同事♥

一个女人
将一生托付给你
嫁给了你


只希望
能够与你一起
同甘共苦


几十年来
你的优点
被她无限放大
你的缺点
她会无限忍受


殊不知
你竟然怀疑她出卖你
你竟然怀疑她在别人面前抹黑你


其实也没有别人
这里的别人
只是你女儿


如果女儿也是别人
那这个女孩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


如果你的名声真的那么重要
如果你在女儿面前的形象真的那么重要


那么 扪心自问
你是敢作敢当的男子汉大丈夫吗


还是人前一套的虚伪汉


如果 女儿眼瞎
或者 你还是个好爸爸


你女儿时常会想
人到更年就是这样子的吗


以前的你 不是这样的


自从赚到了一辆你好喜欢的轿车
你好像 整个人都变了


她跟...

如何在父母與子女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
就像在動物世界找到互相吃的理由一樣
我為老爸隨著年齡增長而出現的各種表現
表示不解與擔憂
說話再也沒有以前悅耳動聽
總是一口咬定 是我們還沒夠成熟
讓他倆擔憂了



其實我想說
你有沒有試過
張開雙手擁抱我
敞開心懷包容我



似乎我的人生註定不會平平靜靜
這大概跟我的性格有關
總是喜歡在無聊的日子裡面找茬
抓住一個 是一個



我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我一直在給自己灌輸人生大道理
在邏輯上 否定不了的道理 又好像是對的
然後 就順理成章了



大學四年
畢業到工作
在現在看來
都像是一場一眨眼就發完的夢
就像這個地方的颱風
今天說明天要來
明天就說它已經走了...

喜歡逛超市
大概是因為喜歡琳瑯滿目吧

. .

( ˙-˙ )౨

馬得利

( ˙-˙ )౨

信和超市

( ˙-˙ )౨

仿佛嘴巴被鎖上
今天才真正得到釋放

原來二十三歲的人真的很難有衝勁
去認識新朋友

但也有原因是因為
周圍沒幾個是合得來的朋友
值得去結交

所以無奈的我們只好好好地維繫
現有的朋友

今天能見到他們其實也算碰巧
如果我沒看電話而選擇睡覺

跟他們吐槽完之後感覺整個人都好舒服
同聲同氣的感覺灰常棒

很喜歡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光
甚至寧願那個約好看電影的人主動放我灰機

真想裝作不認識他們
試問有誰試過在星巴克喝椰汁吃燒雞翅
還有誰在電影院喝喜茶吃炸雞

屁股也很滿足地坐上了
我給不起塞車費的專車

驚險地重溫了初中上學的
顛簸之路

其實
如果你問我
今年的生日願望是什麼
我會毫不猶豫地回答

有時
真希望
友誼這東西
真的不是...

镜子君今天想吐槽
吐槽老妈子

好想化作一条鱼
潜下水听不见老妈子的唠叨

有没有发现你老妈子老了许多
口水多过茶
我想 这大概就是形容她现在的样子

但讨厌的是 揣着自己的想法
压根听不进你的想法
无奈就算听进去
也是理解错误的

我恨不得马上停止这种无效的沟通

是不是一旦这份工作要长久做下去
心态就跟兼职寒暑假工不一样

会不会看不见未来的路
有时候 会 举棋不定

抑或是 梦想与目标发生冲突
有时候怀着目标好像也很理想
但发发白日梦又觉得梦想更可贵
更 值得年轻人奋斗

无他的
总之要活得精彩

或许你无意中发现
目标都在引领着你迈向梦想

谁不吐槽工作

不要得过且过

对于自己需要的 关心的人
只剩下无法生气...

继续写
我的故事

今晚竟然不困
可也不能写太久
因为明天要上班

上班狗的日子

真是日了狗了

无他的
其实就是想说说寂寞的话题罢了

距离上次写LOFTER
现在已经达成一个小目标了

关于是否还会想起他
是有这么一回事
很好奇 他现在在干嘛
但 不会深究
因为 我无时不刻还在诅咒他
嘴贱的人就该下地狱

寂寞的时候经常会想起那些过去
天真地想想 是不是也许有机会复合
如果当初给您选择 还会是一样的答案吗
那又如果现在还在一起 会怎样
寂寞的时候 时间就像洪水 一样泛滥

耍个小心机
催促他快点毕业

其实 我也不知道他毕业的时候
我 怎样了 在干嘛

说真的 真想知道巨蟹是怎样的一个人
真的像星座书上说得那样
跟天蝎很配...

鏡子 你好
最近 過得怎樣

忽然 想起了之前拉黑的一個好友
想 起 了      他

覺得 現在的生活
太 T M 安靜了

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犯賤別人 還是別人犯賤
總得 有 些 事 吧

開始 感覺頹廢了嗎
明明 很多目標尚未實現

慶幸 考試過了
不久的將來
我又達到了一個小目標

慢條斯理 是我
所以 一步一步
跟著to do list
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better me.  .
and. then
get my life

:)

有些人
不值得怜惜
不 应该是 一直都这么讨厌

我一而再 再而三地
跟自己说
如果我下次再帮他的话 .  .
如果我下次再跟他说话的话.  .

发毒誓 有用吗

如果他找我的时候
我也正好睡了
可能还能装作矜持一些吗

为什么 每一次 你都抱着
我大人有大量
不记小人过呢
然而得到的
却  是  .  .

如果 毒誓 有作用
你还会发吗

这几天虽然看似没做什么
但其实却做了很多很多
学到了 很多 很多

家庭的复杂关系
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仿佛情商一下子又高涨
学会了 有些气话 不一定要说出来
因为有时候 说出来也未必有用
既然已成定局
既然他心有所属
你说 或者 不说...

最近老是梦

我发过一个很真实
很真实的梦
在梦中
LL好像原谅了我
我们还是很亲密

究竟中毒有多深
竟然如此期盼得到原谅
竟然如此愧疚

不知道去哪里的路上
他们说能过去
结果我跳下去
谁知道 都是软组织 会下陷
我拼命挣扎爬上来

好像他想救我的
最后我还是自己爬上来了
又好像 就这样子 原谅了我

不知道为何
我们还一起睡了

估计这个切入点是最近看的跟聊的

睡醒很尴尬的遇到爸妈
妈咪还说 能帮忙讨好爸比
但其实 爸比也不凶

爸比父亲节快乐

不知道怎么连上去
我从悬崖边爬上来之后
要赶回家去
也忘记了有没有买核桃
就是很赶
眼看了看时间
11点十几分了
跟bubu约好的10点半都过了大半

只记得拼命赶回家
又遇上了...

我以为
学校没什么可留恋的
好吧 那就回家
谁知道
寂寞的时候
不管在哪里
都是寂寞的

人以闲为害

我喜欢忙碌的生活
因为它不会让人寂寞

生于忙碌 死于游手好闲

没多久
家里忙起来了
也就不寂寞了

前不久看了一出电影
是王家卫的2046
堪为经典
喜欢复古的造型就不用说了

想起了王菲在里面饰演的机器人角色
在来往2046的列车上
她们会越来越迟钝
她们不是没有表情
只是渐渐的
需要1小时  5小时 
一天  五天  一百天

开心的她们会笑
伤心的她们会哭

其实我说啊
人成长的过程
不就是这样子吗

小时候把表情都挂在脸上
长大后把自己收进心里面

越来越不知道要  怎...

©鏡子說 | Powered by LOFTER